而此前,秦開美本是“可有可無”的人物:儘管教學出色,但因為是代課教師,她兩次被政策清退,後因學校缺人而被召回。多年掙著不到正式教師一半的工資,所有福利與己無關,秦開美在這所學校獃了18年。“我對它有感情。”英雄事跡讓她的人生轉變:每天被裹挾在媒體鏡頭之中,被車輛拉著去她都不知道的地方,趕場似地參加演講和彙報。唯獨難以回到她最熟悉的學校。她覺得有點累,她想擺脫被加之於身的光環,“我應該做回原來的自己,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師。”(6月17日《新京報》)
  人生難逢貴人。
  年近四十、代課二十六年的秦開美絕對想不到,自己也會遇上“貴人”。
  之所以打上引號,乃在於,這個“貴人”,還是不遇上的好。差點,命都沒了。
  但無可否認,此人給秦開美的生活,帶來了很多客觀效果。正如《新京報》副標題所寫,“劫持事件,將秦開美的身份接連轉變——教師、人質、英雄、楷模”——她的生活,是往好的方面在走了。
  在圍觀者看來,代課老師最需要的,便是轉正。秦開美卻覺得,“畢竟政策擺在那,我不符合條件,況且這麼多年了,轉不轉正無所謂,淡然了”,再說,想轉,早就轉了——“身邊也有別的代課教師‘自謀生路’,通過種種關係成功轉正,但26年裡,秦開美連教委的門都沒進過”——記者這句話,與其說是舉報信,不如說完全是為了表達秦開美寧做一輩子代課老師、也不去行賄拉領導下水的這個世上所罕見的美德。
  然儘管從來都是他們有求於她,兩次清退兩次召回,連同樣賺不了多少錢的丈夫都因此發火了——“清退就清退,連著兩次趕人走,讓你來就來讓走就走,這不是不尊重人嗎?”但顯然,再清高,也還是想保住這份工作的,她不是體制內的人,但早已體制化了。
  於是,就不得不“每天被裹挾在媒體鏡頭之中,被車輛拉著去她都不知道的地方,趕場似地參加演講和彙報”。
  別說強力反恐大形勢下,亟需這種臨危不懼生死置之度外的典型。就算是在今年三月以前,她的行為,也是值得大大宣傳的。這不是她一個人的榮耀,是整個潛江市的榮耀,更是領導們的榮耀。她的光輝,為領導的前程添磚加瓦。
  因此,不管她願不願意,不管她如何急切地想回到最為熟悉的課堂,她還是不得不妥協於先做個楷模。唯有如此,她才有重新給孩子們去上課機會。正如她說的,政策擺在那裡,此刻,她仍是代課老師。但政策,也可以讓她回去跟著老公養魚。
  無論如何,它改變了秦開美的命運。但不可能對同她一樣的代課老師有多少正面影響。那所學校里,還有六個代課老師,有誰去關註呢——哪樣好心的記者,也去採訪他們一下,好嗎?
  這是很有中國特色的故事,大家彼此心知肚明。
  文/屏山石  (原標題:不是每個代課老師,都能遇上“貴”人)
創作者介紹

dcigzvjnedim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