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5月25日電 據澳門日報報道,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表示,澳門有法例規定博企每年撥款1.6%的博彩毛收入投放在澳門基金會,用作文化、教育、慈善活動的推動。隨著博彩毛收入增加,調整公益事業撥款比例應從博彩稅收、稅率結構等整體考慮。博企利用其人力及網絡資源進行深度社會福利建設,以人力及網絡資源參與慈善活動,比撥款資助更有意義。
  動員參與慈善
  馮家超表示,澳門博彩毛收入由博彩業開放初期的二百多億元(澳門元,下同)升至現時三千六百億元,但規定博企每年撥款澳門基金會的百分比至今仍未有調整。澳門在慈善活動上應再作深層思考,社會發展初期可用撥款形式支持公益活動,但隨著社會發展成熟,慈善活動已不能單憑金錢資助。現時博企擁有的人力資源達六至八萬人,應更好地利用其人力及網絡資源作深度社會福利建設,多關心弱勢社群,長久及系統性參與慈善活動比撥款資助更有意義。
  對於“負責任博彩”的定義,他引用美國、加拿大、澳洲等國對“負責任博彩”的不同定義作分析,具有不同的特點及背景,認為澳門推廣“負責任博彩”應由政府作主導;博企所擔任的則是符合規範的角色,如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已有兩條法律規管博企如何達到負責任博 彩,包括進入賭場年齡及隔離制度。至於“負責任博彩”的標準指引,希望各界多提意見。
  另外,“負責任博彩”上,對員工培訓也不可忽視。現時在培訓內容、時間、課堂次數等未有一定標準,未來可考慮訂立細緻準則達到合規標準。據調查研究反映本澳有六成人知道“負責任博彩”,顯示認知程度增加;但對“負責任博彩”的認知程度與實踐行為有落差,故除要增“量”,“質”也相當重要。認為要進行深度推廣及教育,把“負責任博彩”逐漸變成一種實踐行為,而非停留在認知階段,具體仍需聽取民間意見及方法。
  考慮工作環境
  至於“負責任博彩”中,工作環境應否包括在內?他認為“負責任博彩”的層面較廣,博企營運與社會要有平衡的發展,當中員工的工作環境也是平衡發展的過程。澳門有別其他博彩城市,因從事博彩業的人數占全澳就業人口較高比例,受工作環境影響的比例一定比其他地方高。因此,工作環境亦成為重要的考慮因素,認為“負責任博彩”須照顧到員工的環境。
  中原地產、施永青基金創辦人施永青認為,博彩可容易聚集資金,收集後應回饋社會的公益活動。政府透過博企收取的稅收款項金額甚大,亦可應用在社會建設及福利。他指,澳門人均GDP增長雖比香港快,但基礎並不鞏固,增長快速並非因澳門人自身的競爭力提升,而是因內地禁賭,令資金流入博彩業帶動澳門人均GDP快速增長,坦言與其只讓個別機構獲利,建議把金錢投放在公益事業的建設更合理。  (原標題:澳門學者:博彩業收入續增 調整公益事業撥款比)
創作者介紹

dcigzvjnedim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