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歲的快遞哥邱厚金,悄無聲息地倒在了都市的一間樓道里,人們發現時,他的脈搏已經停止了跳動。(詳見本報昨天報道)
  “忙時月入3萬,最多能入8萬”,快遞這個新行當,讓很多年輕人“羡慕嫉妒恨”。前幾天有消息說,有大學生打算辭學乾快遞,做個實實在在的“現金為王”。但快遞公司真把招聘的攤位擺到大學校園,豪言壯語便立即被打回了原形。
  其實很多人並不是完全羡慕錢,也並不是不知道快遞哥、貼膜哥的苦力之累,而是有著從接受教育以來就在內心構成的考分優越感。而快遞中的高薪現象,只是他們宣泄心理不平衡時撒了一把嬌的對象,快遞哥屬於躺著中槍的一個飯碗。
  快遞高薪,是網購時代的產物。快遞哥收入畸形增長的背後,卻暴露了中國勞動力市場計件分配之下的種種潛在危機。我們不說風裡來,也不說雨里去,光每天彎腰撿包裹,業務忙的快遞員,一天就有5000多次。這不是在玩,是在玩命。
  邱厚金倒在“雙十一”之前,這個生命的消逝,帶給社會的思考,不應該只是讓更多的人僅僅明白了養家糊口、掙錢不易的生活道理。這年頭哪個錢都掙得不容易,但是,任何一個行業,如果在勞動強度和時間長度上,沒有遵循必要的強制與規範,只是設定一個無底的月薪,讓所有人玩命地往最高的那個數字奔跑,那麼,月薪3萬或者8萬這個看似畸形的分配,實際上是一個畸形的勞動付出。其背後被人往往忽視了的,卻是一個畸形的運作與管理。在這個看似可以窮儘力量換取勞動報酬的行業中,合理分配中的人性,掩蓋了必要的勞動強度限制等人性化的缺失。人們難保會不會隨時有下一個、下下個快遞哥,倒在投送快遞的路上。
  邱厚金作為這個家庭賴以生存的靠山、支柱,他的倒下,是整個家庭的不幸。社會同情這個逝去的生命,不能停留在從此應該對快遞哥道聲謝謝的尊重上,更應該促動包括《勞動法》在內的、所有對於勞動者人性化的保障,能夠真正被每個勞動者分享。否則,今天邱厚金倒在奔3萬、奔8萬月薪的路上,就不會是一個孤例。
  (原標題:不要讓下一個快遞哥倒在路上)
創作者介紹

dcigzvjnedim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